太姥山下
诗歌
 您的位置:首页 > 太姥山下> 诗歌
《精选精粹》王祥康/婧苓/特爹/青小衣/张执浩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9 10:36:46

栏目主持:蓝雨 
 栏目诗人:王祥康  婧苓  特爹  青小衣  张执浩
 
王祥康诗歌三首:
 
《身旁的星辰》
 
靠近一个人的身旁
像靠近一颗星辰  清冷中有温暖
她的亮自己不知道
爸爸,你还在远方
这是尘世之外的声音
有点沙哑  无助  黯然伤神
高高在上的美  她不知道
照着一粒尘埃和一个人
她也不知道(可能不去深究)
我就是找不到家的人
一路仰望  一路企图离开现场
靠在一个人的身旁
数星星  数童年  数年轻的目光
闪电里哪一闪能让我俯首
土地  现在我就在一棵幼苗的身旁
以一粒尘埃的身份
不说话  不幻想  坐立不安
避开所有的旁观者
她又说:爸爸,我看见一个
步履蹒跚的人,找不到方向
 
 
《花间的水龙头》
 
喝了很多的水
才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些内容已经生锈
说不出让人认可的话
 
这个躲在花间的水龙头
是不是想诱惑我再喝下几口
说几句带有香味的
 
从水龙头的嘀嗒声里
我嗅到冷冷的铁
而她的周围花朵开得特别艳丽
 
埋在泥土里的人和蜿蜒千里的水管
只剩下一个出口了
许多影子还在地底下走动
 
清晨的公园里
我被寒冷中几朵颤动的小花惊醒
随意歪着的水龙头多像这个世界的舌头
 
 
《天马行空》
        ——马踏飞燕
          一
那一双豢养出不死的灵魂的手
那一双雕琢梦幻的手
此时正把我摁在二十一世纪的
一场阳光中  遥想当年炉火
至今没有在我心里冷去
          二
留在马背上的指纹也是铜质的
我的皮肤因此有了光泽
现在  我有资格细细端详这匹马
鼻息藏着时间的密码和温度
耳边的风定是来自大地的最深处
          
天马行空  天马行空
在我的血液里奔跑了一千八百年
此时她又一次经过我的头顶
          四
那一双青筋暴凸的手已放飞
一个形容词  在蓝天上簌簌作响
          五
我的步伐模拟飞翔的姿势
虽然脚下没有飞燕
却是整个春天的翅膀  辽阔  丰腴
我看到时光在两翼间摇摇晃晃
          六 
历史只是马背上剥落的一粒铜锈
不需要我去俯身捡拾
马依然在飞奔  穿云破雾
 
王祥康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594655363
 
 
婧苓诗歌三首:

 

《事物如此静默》

 
天色淹没昏蒙的雾霭
将你引向田野、公路、更远的群山。
银杏叶裹挟金片落入沟壑
旋风呜咽穿过大理石回廊和宽阔的平台。
这专注于自身漠然的存在
它已不在目测的监视下
悬浮我们想象和犹疑的感觉里。
 
脉搏如骰子跳动,大气压爆裂淡淡柠檬味。
罗盘信任它精确的刻度。
没有人走出你温存活着的记忆
物体受命既定的位置,呼应完美弧线滑行。
日子是一次次重复的飞逝
这窒息,无助,自行消解
为我们敞开那深邃处的柔光。

 

 

《观望者》

 
一个人尽一生努力,
他看到的仍是事物的局部。
尔后停滞,凝缩成记忆轮廓。
他必须诉诸新的形式
保持生命力继续推动
在色彩和音律交汇的节奏中
在丝网罩下
荆棘、枝桠的抖动里。
虚空会切开观望的目标
新的幻景将牵引你离开。
隐微的欲望,仿佛溺水的
漂浮物,顺着意识
无所依附确定性。
想象无限放大,梦
犹如小小弹丸。
有时落满光环,有时灰白如雾
有时什么也不存在
眼眶空洞溢出腐朽的气流。
 

 

《圣诞来临》

 
夜幕从玻璃反光滑下
铅灰的阴影。一点点蚕噬
音乐的回旋和金属壶的嘶嘶响。
空气竖起尖锐的信息
膨胀如轭具,抑制
歌唱与修辞的联系。
积雪淹没桦木林的麝香味
从一首诗的注脚和停顿间
扩散想象延伸北方平原
沼泽地,曼德尔施塔姆
我在倾听你孤独游荡的灵魂。
像一位女友钟情她过去的恋人
海参崴,烟尘暴和芦草
沙沙响,重复记忆的回声。
在盲目的爱中,
辨别欧洲、星辰、海岸线。
死亡唤起丁香花
薄荷的福音(远东没有神甫)
它的母语禁止发黑的唇印
而渡鸦和统治者将为他躬身。
涅瓦河透明的春天
管风琴、伐木工、战舰
你将忘却破碎心灵的臆想
严寒、疾病,被抛弃的身世。
忘却情感、天赋、悲剧的引诱
除了存在他不渴望别的天堂
信任生活,尽管它曾欺骗你虚空的心。
 
婧苓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b7ec50102edmv.html
 
 
特爹诗歌三首:
 
《路》
 
都说  是人走出来的
我信
 
一个人的脚印
一路人的脚印
一代人的脚印
  是无数脚印的重叠
 
鸟的脚印
兽的脚印
散漫  凌乱  成不了路
只能成为踪迹
 
路是前人走出来的
路是给后人接着走的
起初  路越走越长
渐渐  路越走越短
 
有人说路长情更长
我以为路短情更深
 
 
《童年的雪》
 
雪下在记忆里
记忆就有刺骨的风
就有冻红的手
发动雪的战争
就有被雪击中的喊叫和嬉笑
就有更为激烈的战斗场面
 
这是冬天
一张故乡的网传照片
触动的底线
 
童年的脸
像粉嫩的太阳
透过松林  透过炊烟
冉冉升起
 
那是一场地道的强盗雪
偷走了红叶
偷走了鸟语
偷走了房前屋后  坎上坎下
所有的通达
 
一片纯洁的白
一片安静的白
我们是苏醒的音色

 

 

《元旦》

 
初始的日子
就是初始的日子
不要去考究颛顼帝
不要去考究孙中山
夏历或公历  阴历或阳历
一个圆
哪里开始起笔
就在哪里收笔
 
这一个日子是上一个圆的收笔
这一个日子是下一个圆的起笔
一起笔  春天就会到来
一收笔  冬天就会离去
春天是冬天鞭策来的
冬天是春天感动走的
夏天和秋天
是为了让一个圆
画得更加饱满
 
有了初始的日子
就有了日子的奔头和盘算
就有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
有了爱恨情仇
和善始善终
 
特爹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26c5bc0101ilab.html
 
 
青小衣诗歌三首:
 
《秋雨》
 
雨中,我喜欢关上灯
用火柴,点蜡烛,在烛光中拥髻
菊瓣倒挂。你的目光,在我的脸上出没
 
雨落为水,为神
玉为骨,云暗合。我蓑衣挂壁
不踩月光,不踩树叶,满世界都是潮湿的暗影
颠覆,迁移,沦陷。一一熄灭
心头的小闪电
 
秋雨绵绵,一阵堪比一阵,永无休日,永无天日
檐下悬挂的那滴雨,多像一个清冷的女子
沉寂,却逃不过生死
多像我



秋风》
 
蝉儿静默。一夜冷一夜
霜,就要来了。我用体温反复打磨一个词,不知己
不知彼,也不懂驯马术。风
一季,又一季,冷暖,都一定事出有因
 
门窗紧闭。管他秋风过耳
走就走得远些吧!策马扬鞭,可以扬得再高些
落叶满阶红不扫,扫得过来么?
 
黄沙过后,繁花没落
明知不可为,就把黑衣压在箱底吧。悲伤已经够多了
在这铺天盖地的风里,我不打算找谁
秋后算账
 
 
《秋水》
 
天长水茂。秋这么不禁用
一些汁液还没有调成酒,就要偷偷开溜了
 
我从静止的秋水里
打捞起一枚枚钉子。我知道,再柔软的水
也无法将它润泽成珠,它到了
该自行了断的时候
 
可我多么希望,水能再慢一些,软一些
在变成固体之前,让我泅渡
一次,一次就够了
 
然后,我就把自己
停下来,用一块冰,做内心的填充物
 
青小衣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08a9f80102eji9.html
 
 
张执浩诗歌三首:
 
《真有意思》
 
白云有意思,乌云也有
当它们凑在一起
你头顶白云而我身陷乌云
你往这边飘,我往那边移
流水有意思,干涸也有
在短暂的雷暴之后浑浊的一天结束了
清澈的人倚靠凉亭
思想有意思,但不如发呆
不如静听楝果滴落
午睡的少年梦见了石磨
远处的高压线,远去的邮递员
一座山在翻越另外一座山
而近处,左边冬青,右边一棵老梨树
乌鸦站在这头一动不动
喜鹊立在那端正将翅膀缓缓收拢
 
 
《如果根茎能说话》
 
如果根茎能说话
它会先说黑暗,再说光明
它会告诉你:黑暗中没有国家
光明中不分你我
这里是潮湿的,那里干燥
蚯蚓穿过一座孤坟大概需要半生
而蚂蚁爬上树顶只是为了一片叶芽
如果根茎能说话
它会说地下比地上好
死去的母亲仍然活着
今年她十一岁了
十一年来我只见过一次她
如果根茎继续说
它会说到我小时候曾坐在树下
拿一把铲子,对着地球
轻轻地挖
 
 
《一只手的表情》
 
他喜欢待在暗处他喜欢
用小动作感动自我
他喜欢越来越来近
却假装漫不经心
他喜欢过你
触电后的惊悚以及
惊悚过后的长久的平静
他喜欢早年的白皙
和晚年的瘦骨嶙峋
晚年他一次次回忆
把握过的东西
都放下了松开了
都没有重量了
他愤怒的表情是一只拳头
使再大的劲也有空虚


地址:福建省龙山南路133号(市民政大楼三楼)
户 名:福鼎市慈善总会
开户行:中国银行福鼎支行 帐 号:892008120808091001
开户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福鼎支行 帐号:100099252610010001
闽ICP备16001937号